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块的博客

 
 
 

日志

 
 

《难忘的兵团知青经历—被树砸伤》  

2012-11-27 09:1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兵团知青经历被树砸伤

                 转载Jeanzhao092420089月起草完成于201211月)          

    我在兵团干活十年,出过许多次事故:69年刚到连队不久,拉盖房材料时,大木爬犁从身上压过;70年放76头牛时,被蚂蜂群蜇过;71年到富锦拉菜时,拖拉机与拖车脱钩翻车被扣到雪沟里过;7?年伐柴木时,被树砸伤是最要命的一次事故,给我留下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其他的事情我都能记得,唯独这次事故,我什么都不知道。2005年我回访北大荒,毕连长的女儿毕玉香关切的问候我,砸伤的头部怎么样了?我请她帮助回忆那次事故的情景,以下是她写的经过:

   「我和赵军当时在一个班里,冬天我们到连队北边树林子里伐烧火柴。树林子离我们连队有十多里路,伐到中午时我们伐的树和另外一棵树连上挂了,赵军和我们为了摘树挂子。突然伐倒的那棵树挂弹了回来,正好弹到赵军的前额上,赵军马上就晕过去了。当时我们班里的所有同志都傻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有一个同志当时就说快回连队叫车来。我当时是班里最小的一个,我说我回去叫车。我就一路跑着往连队里跑。到了连队我都喘不上来气了,喘了一口气马上跟连长做了简单的汇报。连长马上叫车往连队北边树林子去,把赵军拉回连队,卫生员马上给做了处置。

「当时连队的条件特别差,都过去好几天了赵军的整个脸肿的还像个大气球。脸上特别紫,由于连队的伙食差只能做点面条,也没有什么好吃的给补养一下。连队有的老职工看到赵军那样就回家给做点鸡蛋。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特心痛!上次(05年)回到黑龙江讲你都经常头痛,我想应该就是那次伐木落下的后遗症。」(毕玉香写于2008/9/22

    顺着小毕的文字,我慢慢的回想起:那好像是7?年的年底,已有部分知青回家探亲,剩余的人,组成一个女生班,我带着人到北边树林里伐柴木。我们严格按伐柴木的要求,只伐不成材的树木(臭桦、歪树),伐这些树,不好掌握树倒下的方向,容易搭挂。在摘挂时,我只记得,眼看着大树倒下的树弯,正好颠到一个树桩上弹起,向我,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树还是到我的脑门,我只觉得的一下,两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待我醒来时,已经躺在宿舍大通铺我的铺位上,感到头部涨疼欲裂,两耳嗡嗡作响,非常痛苦;隐隐约约听到说,卫生队接电话,不能现在送团部,路上颠簸;我慢慢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到屋里有许多人,但认不清是谁;我想起身,感觉脑袋老大老大,脖子僵硬,根本动弹不了;大家见我醒来,都近前来,有的问候我,有的安慰我,一股温暖扑面而来!卫生员给我打了不知是什么针,我睡着了。

    在以后的日子,大家都来照顾我,有的帮我擦脸,有的喂饭喂水,每天宿舍里的人,上工下工都特意的来向我问候;每天家属房轮流端来热腾腾香喷喷的鸡蛋面,而且是由我曾经代课教过的学生送来,看着他们那幼嫩纯真的面孔,我好感动,好感动!真的给我很大很大的勇气力量克制痛苦。但我也察觉到他们是用异样的眼睛看我,还夹杂着一种恐惧害怕的眼神,这让我疑惑不解。

   不知过了多少天,我能起身下床了,虽然头还是疼,耳还是嗡嗡响,但我还是干点力所能及的事,烧烧炕,通通火…… 一天,我无意中拿起镜子照照自己,吓我一大跳,镜子差点从手中掉下;我看到镜子里的我其丑无比,脸臃肿的成球形,没了鼻子,与眼睛混为一体,嘴唇肿的翻翻着,脸部的瘀血有青有紫交织在一起成一付可怕的脸谱,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孩子们个个看我是那种恐惧害怕的眼神;我更感慨,连我看着都可怕的面孔,可孩子们还是一次次的近前来送上鸡蛋,其实我只是代课教过他们不长的时间,那时的我不兴流眼泪,可热泪涌满心头,孩童们纯洁纯朴的纯情让我感动万分。我永远记着你们:曾连长的孩子曾军和秀芬,马连长的儿子拥军,老杨培耐的儿子程建和喜军,机务老张的儿子红军,潘邦学的孩子们,付传喜的孩子们,我感谢你们!

《难忘的兵团知青经历—被树砸伤》 - 大块 - 大块的博客

                                            2008年回访北大荒与马连长的小儿子拥军合影                   

《难忘的兵团知青经历—被树砸伤》 - 大块 - 大块的博客

                                               2008年回访北大荒与杨培耐的儿子喜军、程建合影  

              少次读到小毕的叙述,我当时是班里最小的一个,我说我回去叫车。我就一路跑着往连队里跑。到了连队我都喘不上来气了……” 我就反复想象小毕跑回连队叫车的情景:一个才仅仅十来岁的小姑娘,身高也就1.5米左右,单薄的身体,孤身一人,在冰天雪地的荒野,跑了十多里,跑得都喘不上来气了’ …… 她的叙述只是简简单单寥寥几笔,但字里行间无不闪烁出北大荒人二代勇敢救人承担责任的大无畏精神!是小毕用她喘不上来气了的跑步——追回我的生命!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小毕的感恩、感谢、感激之情!除了感恩不尽!还是感恩不尽!

《难忘的兵团知青经历—被树砸伤》 - 大块 - 大块的博客

                                                                                             2009.8.28在中央党校与小毕合影

后记:那次被树砸伤,让我着实到阎王爷那儿转悠了一圈儿,亲历体验到人死就是一闭眼的事儿,真的没有任何痛苦。可当我活过来时,那痛苦的滋味真是无法形容一言难尽。以至到后来,脑震荡后遗症的头痛症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折磨了我几十年。直到我信了耶稣基督,才治愈了我的头痛症。我见证,耶稣基督是天父的神子,是无所不能的救赎主,祂爱世人。我感恩神赐予世界生命的一切恩泽。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难忘的兵团知青经历—被树砸伤》 - 大块 - 大块的博客

                                           2006年我在美国盐湖城受洗与参加洗礼会的教友合影  

                                                                                   Jean 起草于温哥华 2008.9.24

                                             完稿于温哥华 美国感恩节 2012.11.22 Thursday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