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块的博客

 
 
 

日志

 
 

11连的张医生——周全胜  

2013-04-26 19:0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连的张医生

11连的张医生 - 大块 - 大块的博客

医生这个称呼,如今跟骗子几乎等义。我所说的这个医生,严格意义上说,过去叫赤脚医生。 他细高挑的个子,用当地话说,叫长得跟刀棱似的。 在我眼里,他长得更象螳螂:细长的身上,长着个细长的脖子,细长的脖子上一个不大的脑袋,不大的脑袋上长着一对大大的、圆圆的、鼓鼓的眼睛,细长的胳膊挂在细长的身上。 他十七岁参军,在北京卫校进修半年医务常识,成了铁道兵的一个医务兵。5111月进入朝鲜,参加抗美援朝,仗没捞着打一场,5311月就回国了,接着转战陕西、广东修铁路,58年随十万官兵转业到北大荒,从此扎根在这片黑土地。长得跟刀棱似的的张医生,却没有那凌冽逼人的寒气,相反他显得温和、友善,甚至有点粘糊。 说他粘糊,并不是说他看病稀里糊涂,真病装病、真药假药分不清,而是说他待人接物绝不快刀斩乱麻,而是一板一眼不紧不慢地就把事办了。如大忙时,有不愿下地干活,想泡病假的,他按部就班地望闻问切,明知你装病,但绝不当面戳穿,而是陪你东拉西扯,就是不给开假条,你觉得无望了,自然就下地去了。 在连队里,医生是个特殊的人。人吃五谷杂粮,免不了要生病,再硬的汉子,也架不住三脬稀屎。生了病就要看病,就要和张医生打交道。上至连领导,下至放羊、喂猪的员工,上起八十的老人,下至才出生的婴儿,张医生一视同仁,绝不看人下菜。刑满就业人员感冒发烧,服阿司匹林,连长指导员感冒发烧,照样阿司匹林,并不因他们身份不同而另眼相看。连队那些紧俏的抗菌素,不到非用不可,他绝不会因为你是连队最高首长而给你优先照顾。 他有两个小本子,都密密麻麻地写了几十页,详细记录着全连各个家庭的人口、经济收入、计划生育、医疗记录等内容。我奇怪:记录经济情况干嘛?他说;根据家庭经济状况,进行最有效的治疗,让他们能少花钱,就少花。在连队,职工们是有医疗保险的,看病不用花钱,职工家属看病,则要自己掏腰包。那时看个病,尽管只要个块儿八角,可一天的工资没比它多多少,一些人口多的、常有病的,经济负担就会很重,有了这个小本子,他就按就医者的经济状况、医疗记录,或给开西药,或给开中药,让病人以最小的经济支出,换来最好的医疗效果。 为了减少连队医药开支,张医生首开农场种植中草药的先例。他让连里给块地,种上了黄芩、党参、当归、白芍、甘草、牛蒡、益母草等几十种中草药。然后按照书本,自己制作中成药,给病人治病。由于中草药成本低,连队卫生室是农场唯一一个医药费有盈余的先进单位。 制作中成药,是个慢工细活。 益母膏,专治妇科病。熬益母草时,直径一米二、半米多深的大锅,满满一锅草药和水,熬出的膏仅仅一小碗。熬制时,火大了不行,火小了也不行,得咕嘟、咕嘟的慢慢熬,慢也就罢了,反正有的是时间,问题是熬煮时,那益母草发出的味道,臭气冲天,能把人熏个跟头,为了节省医药费,张医生带着他的徒弟小朱、小顾苦苦地熬着,没日没夜地连轴转。这么干,有奖励吗?没有,连加班饭也没有,更别说其它津贴了,完全义务劳动。 最让张医生得意的是,种植人参。 为了种植人参,用他夫人陈秀英的话说:从没这么上心过,我生孩子坐月子,他都没那么伺候过。为保密,一切都在悄悄进行(怕知道的人多了被偷),人参地选在一个背阴的土质肥沃蓬松的坡地。种人

参的要求很高,他们(张医生和他的徒弟们)先把那里的泥土用手捏碎,再用筛子筛得细细的,北大荒春天的早晨,土都是冻着的,用手捏土,就如用手捏冰。光土还不行,还得参上一些细细的沙子,凭着为连队多做贡献的热血,他们硬是把人参地弄出来了。 人参种子种下后,这地方就成了张医生心中的圣地。他象当初盼女儿出世一样(夫人给他一肚子连串生了四个儿子后终于给他生了个女儿),每天去地头察看。 当小苗破土而出时,那地方又成了他的心病。天晴了、天阴了、天雨了,天热了,天冷了,都成了他的心事。 人参这东西特娇贵,小苗出来后,为保持一定的水份,在离地半米来高的地方有个遮阳棚子,棚子上盖草帘子。又不能太湿,早晨要把草帘子掀开,让湿气自然蒸发。中午太阳大时又要盖上草帘子。夏天白天温度高,要在帘子上洒水降温保湿,晚上要揭开帘子承接露水。冬天寒凝大地,厚厚的积雪容易把小苗压坏,要铲雪,雪太薄,小苗裸露在外,又容易冻死。这样,夏天就要不停地揭帘子、盖帘子,冬天要不断地铲雪、盖雪,春秋天要防涝防旱。加上除草、施肥、除虫、起垄,一年四季忙个不亦乐乎。 给人参松土,更是个细活,不能用金属家伙,他们用手指插进土里,慢慢地扣,生生把所有人参松了一遍土,年年如此,不辞辛苦。 人参在精心的照料下,一天天张大。 一年过去了,人参长出了第一枝叶子。张医生心里充满了喜悦。 两年过去了,人参长出了第二枝叶子。人参该有形了。张医生脸上挂满了笑容。 三年过去了,人参长出了第三枝叶子。人参该有筷子般粗了。张医生乐得眉毛都在笑。 满五年了,人参越长越好。张医生想:再有两年(据说七年的人生才真正长成),就可以收获了。 这时,老家来信了,希望多年未回家乡的张医生能回家看看。过年前,张医生带着一家老小,高高兴兴回家探亲去了。 当张医生兴冲冲地探亲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人参地,去看看他那比儿女都重要的人参。 他满心欢喜地来到地头,只见地里黑黑一片,到处坑坑凹凹,人参不翼而飞!他只觉天璇地转,两耳嗡嗡直想响…… 这是一九七八年。 我2010年回北大荒,张医生耿耿于怀地告诉我:XXXXXX趁我回家探亲,把人参偷偷卖了。其实,张医生可能记错了,人参不是偷卖的,是连长决定公开卖的。因为当时正值知青两年一次的探亲假,他们探亲可以带些回去孝敬家中老人。再者,这几年知青越来越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全走了,到那时,人参卖给谁去? 我记得我也买了一斤(未经晒干加工),人参都有大拇指粗了。每斤人民币13元,跟现在的萝卜价差不多。(张医生今年近85岁高龄了)

11连:周全胜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